<code id="queao"><rt id="queao"></rt></code>
<acronym id="queao"><small id="queao"></small></acronym>
<rt id="queao"></rt>
<acronym id="queao"><center id="queao"></center></acronym>
<rt id="queao"></rt>
關于在我市實施“時間銀行”養老模式的建議
發布日期:2019-04-09

老齡社會的提前到來和“未富先老”的事實困境使我國養老問題面臨嚴峻的考驗,而家庭養老功能不斷弱化,社會養老保障制度無法滿足需要,機構養老服務不夠完善等因素更讓我國的養老服務面臨巨大挑戰。發動全社會力量參與養老助老服務成為解決我國養老問題的應有之義,互助養老服務“時間銀行”應運而生。

“時間銀行”的理念最早由美國人埃德加·卡恩在1980年提出。在時間銀行,每個人的公益服務時間可儲存下來,需要時可取出來,以換取他人的服務時間。目前,時間銀行已在世界上數十個國家得到推廣,美國華盛頓特區的“時間幣”組織、比利時與意大利的“時間銀行”、日本的“照護門票”系統、香港的“時分券”等就是典型代表。上海、廣州、青島等多地也相繼在探索試行“時間銀行”?!皶r間銀行”是世界所公認的解決人口老齡化等諸多社會問題的有效途徑之一。

一、我市具備實施“時間銀行”養老模式的基礎和條件

至2017年底,中山戶籍60歲以上老年人數為26.9萬,占171.2萬戶籍人口的15.7%,按照聯合國老齡化的標準老齡化(超過10%),已處于較高水平。

中山市開展的志愿者服務已長達30年,志愿服務已深入民心,有深厚的基礎和濃厚的氛圍。目前中山市的注冊志愿者人數已達47.5萬人,在全市范圍內建立了3個志愿服務中心、65個志愿服務站及720個志愿服務點,基本完成覆蓋全市的志愿服務陣地布局。隨著志愿服務的廣泛開展和志愿服務的不斷規范化、制度化,尤其是隨著志愿者統籌管理的規范化,中山市志愿者聯合會的“E志愿”平臺和團省委“I志愿”平臺,均已實現自動匯總志愿服務時數,為“時間銀行”的實現打下了基礎。

實施“時間銀行”互助養老模式,對我市創新社會管理模式、推進完善志愿者服務工作、營造良好社會氛圍都有著非常積極的意義。首先,時間銀行的顯著特點是“雙向”的,通過幫助別人獲得儲蓄時間,當自己需要幫助的時候,提取時間接受別人的服務。這樣可以有效提高志愿者服務的積極性,吸引更多的年輕人、中年人、老年人自愿參與到志愿活動,進而促進使志愿者活動可持續發展。其次,通過家人事先“存入”服務時間,在需要的時候為老人“支取”,能緩解家庭照顧老人的壓力。第三,在社區志愿服務中,尤其是社區養老服務中引入“時間銀行”模式,能更好地統籌志愿者的零散時間,可以有效地節約社會成本,解決現行服務機構中資源不足等問題。

建議:

(一)政府做好頂層設計,確保政策的延續性

要使“時間銀行”長期有效運轉,需要政府做好頂層設計,發揮宏觀指導作用。在整個養老政策體系的頂層設計之中,將互助養老“時間銀行”納入其中,并通過給予適當的政策引導和制度保障,解決“通存通兌”和“轉移接續”等問題,為互助養老“時間銀行”的發展建立良好的社會環境。

建議由市政府相關部門(市精神文明辦或民政局)牽頭制定“時間銀行”相應的管理制度及操作流程,并通過地方性法規來保障其順利實施和可持續發展。由政府統籌,一方面可以消除公眾的不信任感,解決其后顧之憂,廣泛積極參與。另一方面形成制度化、規范化,有助于在全市范圍內推廣應用,以及日后與省和國家層面接軌。

(二)建立科學完善的兌換評估機制,保障志愿者權益

在國家尚未出臺“時間銀行”志愿者服務等級劃分標準和兌換系數的情況下,可借鑒上海時間銀行、廣州越秀區養老服務儲蓄機構等國內較成熟的“時間銀行”案例,以及養老機構中有關老年人的自理能力和工作人員的服務強度劃分護理等級,制定出臺《志愿者服務等級劃分評定標準》和《老年人自理能力評估》等文件,為“時間銀行”不同服務類型間的兌換提供操作指南。志愿者完成服務后,將提供的服務及服務時間輸入“時間銀行”系統,系統劃分服務等級并按照存兌系數計算出存入“時間銀行”的時間貨幣。

在具體實施過程中,應由政府職能部門或獨立社會機構嚴格規范時間銀行的賬戶開立,時間貨幣的存儲、支取、轉贈、繼承,明確監管責任,保障各方權益。

(三)建立統一的信息平臺,保證通存通兌和轉移接續

“時間銀行”在發展早期以手工記錄為主,信息記錄容易出現遺漏、丟失現象。隨著信息技術的發展和“大數據”的廣泛應用,“時間銀行”網絡信息系統建設已完全具備實現信息記錄、存儲的信息化和網絡化。

建議政府將“時間銀行”信息化系統納入政府大數據平臺,融合“志愿中山”“慈善中山”“I志愿”等平臺的基礎和優勢,開發建設全市統一的“中山時間銀行”網絡信息平臺系統。通過“時間銀行”系統,依托身份證號碼和注冊志愿者身份,建立個人時間儲蓄賬號,及時、準確、規范的記錄服務時間,并根據老年人的需求,合理安排服務提供者。

廣州南沙時間銀行作為目前國內發展較為成熟和多元的模式,同時也是中國老齡事業發展基金會的合作單位,已開發的“悠優暢養”智慧社區平臺逐步在國內推廣,是一種可以復制的模式。中山時間銀行可借鑒或者通過購買來進行快速開發建設。

(四)選擇社區試點,逐步覆蓋全市

結合我市剛剛出臺的《中山市促進醫療衛生與養老服務相結合實施方案》,在成立中山市時間銀行統一平臺的基礎上,選取幾個小區或養老機構作為試點,建立社區或者養老機構“時間儲蓄所”,在社區設置專業社會工作者崗位,對“時間銀行”系統進行運行管理。

社區按照轄區需求,通過全市統一的時間銀行平臺,發布社區的服務需求,志愿者在“時間銀行”開辦與自己身份證綁定的“時間賬戶”后,報名參加服務。服務過程中,通過平臺簽到、簽離時間,由平臺根據服務內容自動計算出服務時長,兌換為積分記錄進個人賬戶。當個人有需求時,可以用個人賬戶的積分兌換相應的服務。

具體做法可參照國內比較成熟城市如上海、武漢、蘇州、淄博、廣州等市在各個試點小區的做法。

(五)加強宣傳引導和培訓,充分發揮志愿者和社會組織的作用

足量的志愿者是保證“時間銀行”互助養老模式良性運行的關鍵一環。要通過新聞媒體大力倡導時間儲蓄養老這一新型養老模式,鼓勵和引導更多的低齡老年人和年輕人積極參與,在全社會形成愛老、敬老、尊老、助老的良好社會風尚。

試點社區和養老機構應積極與政府職能部門、熱心企業溝通合作,力推互助平臺建設。引導區內注冊、備案的社會公益組織落戶“時間銀行”,形成服務網絡,為相關單位通過“時間銀行”項目平臺開展公益服務提供保障和支撐,打造以“時間銀行”為核心的聯動模式。同時,試點社區和養老機構要提供培訓服務,可采用政府購買等方式,利用高校、養老機構等資源免費進行知識和技能培訓,參加培訓的時間作為服務時間,儲存在個人賬戶,并對參加培訓的志愿者進行等級或星級評估,按照一定比例進行服務時間存儲,不斷提高服務知識和技能。


“時間銀行”互助養老模式作為養老服務體系的補充形式,為解決中國的養老問題提供了新思路、新視野和新方法,同時它還是一種新的志愿載體。希望一向具有“敢為天下先”精神的中山,能在創新志愿者工作和養老服務等社會治理方面有新的作為。


相關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