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ode id="queao"><rt id="queao"></rt></code>
<acronym id="queao"><small id="queao"></small></acronym>
<rt id="queao"></rt>
<acronym id="queao"><center id="queao"></center></acronym>
<rt id="queao"></rt>
關于進一步加強中山市生態基礎設施建設的建議
發布日期:2019-04-09

?生態基礎設施主要指自然景觀和腹地對城市的持久支持能力。黨的“十八大”提出生態文明建設以來,生態基礎設施建設的戰略地位得到進一步的提升。加強生態基礎設施建設,不但是推進中山生態文明建設的重要舉措,也是實現中山城市可持續發展的必然要求,同時可以降低中山生態危機發生的風險。當前,面對粵港澳大灣區建設的重大歷史機遇,中山市應主動對接深圳、香港,進一步密切與粵西地區的經濟聯系,也應加強生態基礎設施建設,積極推動環境保護,更好地服務經濟社會發展。

現狀問題

通過從不同尺度、不同層面(國土、規劃、景觀)對中山市生態基礎設施建設狀況進行調研,我市生態基礎設施建設存在的問題主要有:

(一)自然生態空間減少,景觀破碎化程度加重

以中山市1980年、2000年和2015年Landsat遙感影像作為數據基礎進行解譯,得到各個時期土地利用圖,分析土地利用變化,得出如下結論:

1980-2015年間,由于建設用地的不斷擴張(增加356.04%),耕地(減少94.86%)和草地(減少89.38%)持續減少,林地和水域呈現先增加后減少的趨勢(林地1980-2000年間增加了9.08%,2000-2015年間減少了13.51%;水域1980-2000年間增加了13.21%,2000-2015年間減少了22.45%。究其原因,1980-2000年間珠三角地區大力推廣了?;~塘等生態農業生產形式,因此水域面積的大幅度增長;2000年以后,由于土地資源緊張,人地矛盾突出,致使水域等生態用地面積顯著減少)。由景觀格局指數可知,2000-2015年間,由于城鎮建設用地的最大斑塊指數和平均斑塊面積顯著增加,聚合程度進一步加強,導致生態用地的景觀破碎程度加重,耕地、林地和水域景觀尤其明顯。

(二)城市生態系統服務功能總體呈下降趨勢,空間差異大

采用謝高地等人提出的單位面積生態系統服務功能價值的基礎當量表、按照1個標準單位的生態系統服務價值量為3406.5元/hm2進行計算(暫忽略時空動態因子影響),得到中山市主要生態服務功能的價值量,結果如下:

1980-2000年間,生態服務功能除維持養分循環功能減退外,其他生態服務功能都呈遞增趨勢。價值量增長最大的是水文調節功能,價值量增加了163478.8萬元,其次是水資源供給(增加28994.3萬元)和凈化環境(增加9215.3萬元);生態服務功能價值變化率最大的是水資源供給(增長74.22%),其次是水文調節(增長11.06%)。

2000-2015年間,各項生態系統服務功能下降趨勢明顯:價值量變化最大的是水文調節(減少384334.2萬元),其次是氣候調節(91679.7萬元)、水資源供給(51796.9萬元);價值變化率最大的是土壤保持(降低77.60%),其實是水資源供給(降低76.11%)、氣候調節(降低67.54%)。

1980-2015年間,各項生態系統服務功能均呈下降趨勢:價值量變化最大的是水文調節(減少220855.4萬元),其次是氣候調節(減少88439.9萬元)、土壤保持(減少36745.1萬元);價值變化率最大的是土壤保持(降低76.53%),其次是氣候調節(降低66.74%)、水資源供給(降低58.37%)。

(三)相關規劃成果豐富,但落地實施困難

查詢中山市城鄉規劃局政務網已經公布的規劃,得知中山市已組織編制了與城市生態基礎設施建設相關的專項規劃若干,但這些規劃多數不屬于法定規劃,與城市總體規劃與控制性詳細規劃的銜接還存在一定問題,關系沒有理順,缺乏相應的法律效力,往往造成規劃成果難以落實的情況。

以《中山市海綿城市專項規劃》為例,可以看出海綿生態緩沖區是海綿城市功能分區中重要的一類,對其保護與建設指引的規定也較為嚴格。然而對照城鎮總體規劃不難發現,在《中山市海綿城市專項規劃》中被劃定為海綿生態緩沖區的范圍,在《民眾鎮總體規劃》中是二類工業用地。海綿城市專項規劃部分內容與城鎮總體規劃存在尖銳矛盾沖突,是否要修改總體規劃來滿足海綿城市專項的落實?!

再如,《城市規劃編制辦法》中明確規定,市域內應當控制開發的地域屬于城市總體規劃中的強制性內容,中山市城市總體規劃中已明確劃定市域空間管制范圍,然而在《中山市城市生態控制線劃定規劃》中,出現了與總體規劃空間管制不一致的狀況(見圖3,如:五桂山鎮部分區域在總規為一類生態管制區,新規劃改為二類生態管制區),究竟應以哪個規劃作為空間管理的依據?《中山市城市總體規劃》為法定規劃,編制在先,且空間管制屬于強制性內容,《中山市城市生態控制線劃定規劃》為近年編制的專項規劃,不屬于法定規劃范疇。對城市總體規劃的強制性內容進行調整,是否組織專家論證并征求公眾意見,政務網上沒有查到相應的信息。

(四)城市綠色空間設計有較大提升空間

城市綠色空間建設被認為是改善城市景觀生態合理性的最佳途徑。作為處于珠三角地區珠江出??诘乩砦恢玫南愀?,已經建成許多著名的屋頂花園;中山市與香港氣候區劃相當,但城市建設仍然專注于地面綠化,在大力推行海綿城市建設的今天,這顯然不夠,城市綠色空間設計仍有較大的提升空間。傳統建筑設計的考慮不周、多數屋頂公共產權的屬性、相關引導和示范作用的缺失等原因,造成大眾沒有機會體驗立體綠化的優越性,因而立體綠化推廣起來困難重重。

建議:

(一)優化生態安全格局,加大生態保護修復和建設力度

生態文明建設的貫徹落實需要可操作的實施載體,這些實施載體主要包括國土空間規劃、城市總體規劃、土地利用規劃和環境保護規劃。生態安全格局的劃定需要實行“多規合一”,才能保證各相關部門基礎數據的有效銜接,保證規劃成果作為生態空間管控的重要抓手。建立防洪安全格局、地質災害安全格局、生物安全格局、鄉土文化安全格局、游憩安全格局、視覺安全格局等六大格局,并由此建立城市整體的生態基礎設施,加大自然生態系統保護修復和建設力度。

(二)提升規劃編制水平,嚴格規劃剛性管控

進一步增強規劃意識,提升規劃編制水平,避免規劃設計“大、虛、空”或相關相近規劃重復編制;加強相關規劃銜接,加速推進多規合一;加強規劃統籌和引領,為保證規劃成果落地,應加強詳細規劃(包括控詳和修詳)對城市總體規劃及相關專項(專業)規劃確定的控制目標與指標的落實;嚴格規劃剛性管控,立足長遠,使城市規劃區內的建設工程的選址和布局符合城市規劃要求。

(三)推進全域森林城市建設,加強硬質景觀柔化改造

推進全域森林城市建設,推進濕地公園、森林公園、國家級自然保護區等建設,提高自然組分比重,保護和恢復城市中各種天然綠色組分的結構和功能,提升城市綠色空間的聯結度水平;盡可能保留足夠的土地資源用于城市各種等級的公園、綠化隔離帶、行道樹系統和綠化小品建設,并且通過合理的結構設計,使不同綠地類型構成一個有機的城市綠色骨架;開展中心城區路面柔性化改造,減少噪音和揚塵;加強立體綠化,將屋頂綠化和垂直綠化作為原位生態補償的重要措施,降低地表徑流;鼓勵公共機構所屬建筑,包括黨政機關等事業單位、學校及科研機構、醫院等建設屋頂綠化及垂直綠化,發揮生態示范作用。

(四)結合中山“三舊”改造,提升生態基礎設施建設水平

中山市的“舊城鎮、舊廠房、舊村莊”改造,實際上是一個“城市修補”的概念,應包含保存、修復、翻新和再生四方面內容。對于有歷史文化價值的古舊村落或建筑,應采用“修舊如舊”的修復改造思路,適度增加垂直綠色模塊化構件帶來的垂直墻面的綠化改造,使得古舊村落和建筑舊貌換新顏。對于舊廠房改造,倡導以綜合整治、功能改變為主導的更新方式,通過低碳生態理念和技術方法的全面融入,制定更新計劃。對于舊城鎮的改造,應深化和落實基本生態控制線管理規定,結合綠道網建設,推動重要功能區的生態恢復和整治復綠,加大對生態環境敏感地區的保護,維護城市生態系統平衡,確保城市生態格局安全;同時,在改造過程中要注重改善城市公共開敞空間,提高綠化覆蓋率,豐富城市景觀,實現城市人居環境和生態環境的明顯改善。

(五)將綠視率作為制定城市空間發展政策的補償指標

中山市土地資源緊張,隨著城鎮化的不斷加快,綠色空間成為一種稀缺資源。以往我國業界一直將綠地率、綠地覆蓋率等作為主要的城市綠化評價指標,這在反映城市三維空間的綠色資源和景觀效果方面有所欠缺。綠視率(綠色面積與視野面積的比率)這個評價指標可以彌補這一缺點,研究表明,綠視率與城市住區環境的經濟價值呈正相關性,高綠視率會拉動周邊的房產售價。因此,我們建議參考日本政府的作法,將綠視率(綠色面積與視野面積的比率)作為城市綠化評價指標之一,并將該指標作為制定城市空間發展政策的補償指標。即:若建筑周邊環境滿足綠視率達到一定指標,城市沿路地區的建筑密度和建筑容積率就可以有所放寬。這樣的空間發展補償指標有利于保證土地資源的有效利用,提升地塊經濟價值,并保證區域的環境質量。


相關新聞